风 雨 同 舟 二 十 载(原创纪实体小说)

日期:2019-04-03 12:10: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42

风 雨 同 舟 二 十 载(原创纪实体小说)(图1)

风雨同舟二十年。

记那些难忘的事之一。

纪实小说。

作 者:杨 达 久。

96年春节前,有一个叫周鑫鑫女人闯进陈泉飞的生活中。

她四十二,他四十一,都是失偶、离婚成年人。

周鑫鑫在印染厂上班,她要找一个有生育小孩资格的男人。而陈泉飞要找的女人,是肯帮他生育孩子的女人,因他手上握有一张生育二胎准生证,办好放在家中有多年之久。 这真是机缘巧合,千载难逢的好事,也是缘分眷顾着他俩人。

初次见面,俩人对双方都互相认同。上海市区人,都有稳定国企单位,都有住房,年龄也不相上下。而且各人都有一段辛酸的往事,年龄也不小了,能互相照料建个新家,是他俩唯一向往的目标。

九六年春节陈泉飞带着女儿陈佳,第一次正式上门。鑫鑫家兄妹五个,大家庭很热闹。泉飞女儿从走后,从没这样高兴过,因为她还未生下外婆就过世了,故从来没有外婆疼过。

外婆、外公、大姨妈、小姨妈、大舅舅、小舅舅一个一个叫过去,红包一下子拿了六个。往年过春节,饭后泉飞都是带着她去邻居同学家玩,今年真让她乐开了花。

那天陈泉飞正式请求,鑫鑫父母同意他俩结婚。兄弟姐妹也一块参与讨论并决定三月三十一日,办结婚酒席,春节后开结婚证。

那晚陈泉飞觉得自己是一个最幸福的男人,也是一个最差劲的男人。带着一个患有终身糖尿病的女儿,身边只有仟元不到。结婚对他来讲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而现在幸福就降临在他身上。他蒙了、糟了,他该怎么办。

年初二,早上。鑫鑫父母对泉飞讲:

这里有伍仟元,我们父母一仟元,她兄弟妹妹四人各一仟元,你们俩好好准备结婚之事,都是成年人了,我们家长就不插手了,这个家就是你的家,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陈泉飞哽咽了,双眼泪水涌出,说道。

谢谢爸爸、妈妈,我一定会珍惜这次婚姻,请您二老放心吧。

在陈泉飞心里,今天他找到了父爱和母爱,也找到了家的感觉。

在九一年去世后,在九一年他离婚后,他一直过着不遭边际的生活。今天不幸之人变成有幸之人,女儿从小就没有外婆外公,现在也变成有人痛的外孙女。

乘热打铁,鑫鑫再次到泉飞家环估了一下。

这张床一定要换掉,床上用品我来解决,下午去商场给你买一套西服,再给女儿买件新衣。酷象一个女主人在发号施令。

陈泉飞有个朋友,在虹口区工人俱乐部做家具生意,他俩一起去看了一下,鑫鑫挑选了一张用不锈钢焊起来的花式床。随后他俩又去一家床上用品店,买了一个大红的绣花床罩。心满意足地回家烧晚饭,在吃饭时俩人又商讨起下一步的购买打算。

周鑫鑫她上三班倒,做门卫工作较轻松。她花了几天下班时间,过来将陈泉飞原居住的‘狗窝’打扫洗滌的净净,还为他女儿添了一个小床,放在泉飞他父亲大房间。

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在一个勤快女人手上,用汗水,辛勤又从新构建起来。而且她还要让这个新家,充满爱和幸福。

婚礼前一周,鑫鑫对泉飞讲:

你陪我去苏州凤凰山公墓一次,我要去与他父子俩告別一下。

凤凰山公墓有她前夫的墓和儿子的墓,二个墓都在一块。前夫的墓碑,是她和儿子还有丈夫家人立的碑文;儿子的墓碑,是她一个人立的碑文。

泉飞扶着伤心欲痛的鑫鑫,看着纸钱在风中旋转,这旋转的场景,就象特写的人物,一幅一幅在鑫鑫眼前晃过。也象一把剑,在泉飞心中,一剑一剑刺来。世上悲与痛都在她身上碾压,她是怎样扛过来的?泉飞心中由然升起一种信念:这个女人我要好好地爱她一辈子。

她挪开泉飞的手,向前一步,一一与他爷俩述别:

我这次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们,我身边是我新的男人,我要嫁给他了,他答应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们爷俩放心吧。

陈泉飞接着她的话也说道:

陆大哥,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一辈的…。

婚礼如期举行 。简单而不失面子,在鑫鑫弟弟饭店的领导和同事帮助下,办了二桌酒席,请了些至亲好友。 唯一遗憾的是,泉飞的父亲答应了没有来参加,泉飞姐姐、姐夫双双前来祝贺。

二婚之夜 。他和她,烈火碰上干柴 ,燃烧了很久,一切向着造人目标进行。

蜜月他俩去了普陀山,虔诚地向观音菩萨叩拜,求子献香火,并许愿如得一子,定前来向观音菩萨还愿献香火。

风 雨 同 舟 二 十 载(原创纪实体小说)(图2)

一个新家组成了,为要提高和改善生活质量,陈泉飞在业余时间又从操旧业,通过关系到,每周二次送30斤各种包子早点,到古北路台企高尔夫俱乐部。从印染厂食堂拿货送到古北路高尔夫俱乐部每次来回自行车三个小时,每次能赚三十元,尽管这活很累,但泉飞心情是愉快的。每一次送下来,就可以为女儿购买一个月疗程的胰岛素,当时二瓶胰岛素要27元。一个月送8次,240元可以改善家庭生活负担,也可为未来要出生的小孩,赚点奶粉钱。

鑫鑫嫁到泉飞家时,他女儿还在小学上六年级。由于她做三班制,家中家务基本上包了,他女儿也生活,身心都得到正常照顾。

快乐大转盘娱乐节目,在上海每周很火 。小姨子的闺蜜老公郑导,执导这挡节目,有经商头脑的小姨子,硬抢下每周一次拍摄用餐,一百伍拾份盒饭业务。

做盒饭也是一个全面统筹活,卫生,口味,运输,切配,烧。全家动员还招了二个小工,陈泉飞也放弃了高尔夫俱乐部活,负责送盒饭到摄像场地,再协助剧务分发给群众演员。电视台主持人和邀请演员,他们也一样吃盒饭,没时间外出就餐。

世界上做任何事,都是有得必有失。《快乐大转盘》拍摄节目盒饭做到第三个月时,鑫鑫她,因经常过来帮忙而疲劳过度,突然见红。去普陀区妇婴保健医院,当天就流产了一个刚成型的小男婴。她拿着B超影片,喃喃地自语,泪流满面,泉飞只能尽力地安慰她。

因突发事件发生,小姨子去打招呼盒饭不做了。陈泉飞感觉不正常,有钱赚为什么不干呢?是我老婆流产,又不是你小姨子流产。不做也好,有时间陪老婆说说话,帮她做些家务。

陈泉飞父亲退休后,家中一直有一桌麻将,鑫鑫在缺人时就顶上去,手气也蛮好。由于有麻将的安慰,她也从流产事件中走出,心情也好多了。但就是不回娘家,泉飞劝她:

你有一个月没回娘家了,回去看看。

不去,她们害我,又让我失去一个儿子。她回答泉飞。

陈泉飞感觉话中有话,整件做盒饭事,没有人害她,做盒饭事也是她自己放弃休息时间过来帮忙的,没人强迫要她来啊。

难道她儿子?在去苏州扫墓时她对泉飞讲起过:她36岁最后一批拷浜回到上海,父母帮她解绍了一个老邻居的儿子,当年结婚。婚后丈夫查出癌症,到过世她们的婚姻只有十八个月。那时她还怀着身孕,儿子一出生就变成遗腹子,又过二年儿子又因吃桔子噎住走了…她止住了泪,讲不下去了。陈泉飞搂着她,安慰她,过去了,不说了。

没过多久鑫鑫又有身孕了,一会要吃甜,一会儿要吃酸。她这怀孕表现,让泉飞感到幸慰。但初一,十五她要吃素,让泉飞害怕,本身她体质就差,又是天上飞的,不吃;二个脚跑的,不吃;牛、羊肉不吃;河里的魚也不吃。泉飞耐心劝说鑫鑫:

佛祖心中藏,怀孕时期不吃素,佛祖不会怪罪你,以后再吃,好吗?

鑫鑫也觉得这样营养不良对小孩也不利,妥协,她吃的她买,不吃的他买,他女儿的饮食也蛮烦的,要低脂仿高蛋白,多蔬果,也不能亏了她。

风 雨 同 舟 二 十 载(原创纪实体小说)(图3)

肚子一天一天大了,单位领导让鑫鑫在家休息(单位地皮要卖了,也怕她出事)她烧好给女儿吃的,而后就是搓麻将,坐了时间长了,肚中的孩子用脚踢她,她只好换个姿式或洗牌时站一下,动一下。空闲时结小人毛衣衫裤,做小孩出生前准备。

在三十六周时,在家打麻将的鑫鑫感觉不好,马上打电话给陈泉飞,要他快回家陪她去医院。去医院后,医生见她是高龄产妇,立即让她住院保胎。小孩发育未全,最少要三十八周才可分娩。

住院期间,鑫鑫她也是一个闲不住的女人,要泉飞把未完成的毛线都拿去,偷偷地结,几次被医生看见批评她,好在大龄产妇,医生也让着些。那些未生的或生好的小妈妈们,都喜欢围着她转。这怎么结?那怎么结?她天生是一个巧手,一根毛线结成带帽连体婴儿衣。

那晚陈泉飞从医院回家,她有预感地说:

半夜电话响,你带件棉毛衫赶快来,可能今夜要生。

没这么准吧,不会刚三十八周,今天就会生。陈泉飞回她话。

四月四日凌晨二点一刻,普陀区妇婴保健院来电话:

你老婆进产房,请你快来

陈泉飞拿好东西打车赶去医院,只听到她的痛苦叫声,和医生讲话:

在忍一会儿

泉飞一个大男人只好站在门外,干着急等。四点四十分,一个婴儿的哭叫声传来,他的心放下一半,不知她怎么样。医生出来:

母子平安,一个半小时观察后送病房。

泉飞他的心放下了,在走廊中来回走动,想让时间快点走完。天一亮马上打电话家人,鑫鑫生好了。

人生真难以捉磨。四十大几的男人,还有女人为他生小孩,泉飞心中乐滋滋的,又当爸爸了真幸福。

在寂静的产院走道上,泉飞想到以前不久的事。三年前小学女同学帮他介绍一个离弃的女人,带着一个四周岁的女儿,因造南浦大桥拆迁,急需要找一个能安居的家泉飞正好也急需需要一个女人,陪伴他生活和照顾家。

在同居生活中,陈泉飞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姐夫关系,帮她把工作单位调到自己单位,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开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可是她就是不愿开结婚证,也不愿把节育环取出,为他生育。在认识鑫鑫后,泉飞快刀斩乱麻,与她结束了三年同居生活。

产房的门开了,护士推着刚分娩后的鑫鑫出来,泉飞忙扶着车一块推进病房。后赶紧把被子盖在她身上,双手握着她冰涼的手,深情地望着她,口中说道:

老婆你受苦了,对不起并吻了一下她的脸。

鑫鑫苦笑一下,讲起这次生产过程。二点多钟肚子痛有宫缩感,值班护士让她进产房观察,过了四十分时,她感觉要生了,忙叫护士,护士一看小孩头已要出来了,忙拿一块纱布护住,快你护住,我去叫值班医生。

天啊,小孩要出来,让我护住不让他出来,那有这个理。医生奔跑过来赶紧接生,头出来了,头颈绕了一圈脐带,七忙八忙地把小孩接出来。这个小鬼出来不哭,脸紫红,医生忙轻拍小,打到第五下时,小鬼哇的一声大哭,我的心才放下。

我在门外听到哭声,心也放下一半,还有一半在担心你。泉飞手用劲握了一下她的手。电话已打过,过会会带吃的来,你先睡一觉。

转眼儿子满月了,他俩又到她弟弟饭店办了二桌满月酒,陈泉飞的父亲还是缺席,依旧是泉飞姐姐、姐夫出席。他父亲连请两次,都唯唯诺诺不给面子,家庭矛盾的种子就此种下了。

请 待 续。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